当前位置:无痕谷 > 百科问答 > 文章/文化 >

关于月光的抒情散文随笔

头像
次浏览 2020-09-13 21:23:47

在这里输入您的答案...

 

最新回答 (1条回答)

头像
2020-09-14 00:01 回答

  迷离的月光下,放飞思绪,将所有的思念都传递于指尖,溶入这行行的字里,随风飘向远方的你。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月光的散文,供大家欣赏。

  关于月光的抒情散文随笔:独步月光

  那是一个仲夏之夜。

  我还住在四合院式的桃园。桃园,并无桃树,或许曾有过,但现在徒有其名而已。当时,我因闷热而坐不住;窗外的天空悬着一轮明月,散发银辉的光。我就更坐不住了,便想出去走走。

  我顺墙外的水泥路走向苹果园。

  苹果园在月光下依然黑森森的,只有树枝的缝隙漏下零星的斑驳的光点。我没进入它的深处,只是在它的外围的小径上走着,慢无目的,闲逛。山边闪着一些灯火,那是依山而筑的农舍。秧田里的蛙鸣,此起彼伏,赛歌似的,偶尔夹几声犬吠。这时,我经过苹果园旁的一处茅房,没开灯。房前有个小院坝。一个老人独自坐在院坝,身边窝着一只狗。狗没向我扑来,静静的,仿佛也在享受这无边的月色。老人吸着旱烟,吧嗒吧嗒,火一明一暗,眼睛望着黑夜的远方。我经过时,他望了我一眼,正好与我的目光相遇。我看见他的目光苍老,悲凉,孤独,寂寞。老人正在月光下独自享受和回忆,无须言语,无须打扰。我好象与老人的心相通,便轻轻从他身边走过,继续前行。

  苹果园的尽头,就是河边。

  水在花花花的流淌,格外清脆,响在月光之夜和我的心上。那轮明月升入中天,有少许的几颗星陪伴;她柔和的光洒入粼粼的水波上,格外耀眼。路边的灌木和小草,已有露珠了,不时有反光闪烁。我走向河的下游,过了石磴,便到了大田山的脚下。

  仿佛有种神秘的东西在招引,我又向山上漫步。

  行至半山腰,腿走乏了,我便坐在一块突出的巨大的岩石上休息。山上没茂密的树木,除一些小灌木,几乎是光秃秃的,更没住户,但有几块开垦的荒地。

  山间的月光之夜,是空旷的,宁静的;如洗的月光,是柔和的,温馨的。

  夜鸟在头顶飞掠而过,发出一声尖叫,便无影无踪了。我也无心劲再上山顶了,走中庸之道,安心享受这无边的清风明月。无边无际的寂静先在远处,渐渐来到周围和我的身边,然后,进入我的身心而融化。我逐渐感到身心开始宁静、寂静,最后虚无了,融化在这无边无际的寂静和月光之夜。要是此时此刻让我走出红尘,我会毫不犹豫走了,无牵无挂。

  然而,我最终还是从虚无之境回到月光下的身体和山间的巨大岩石,然后,我又回到月光下的现实之门——桃园,若无其事的活到今天,貌似平静,心里却波涛汹涌。

  关于月光的抒情散文随笔:月光

  在大城市,是很难看见月光的,因为楼太高,太密,月亮被挡在了如同丛林其实是丛林与盒子复合体之外的。月亮为此挡兴,失望,忧伤,空虚,落寞,意兴谰珊,索然无味,打不起精神来,仿佛缺少了什么,但人却不会,灯红酒绿的世界,早已不是古代的清冷,对月高歌,真的没时间,也没劲啊。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赏月,真的很矫情,有点没情绪也要憋出点情绪的感觉,好累啊,所以还是不赏为妙。即使有人到哈尔滨的松花江边去观月,然空气污染已让月光暗淡了许多,而人又并非躺在温暖的床上,没有舒适惬意的感觉,因此,人和月亮一样,感到乏味,看一次,就再也不想去了。然在大城市漂泊的日子,每日挤在拥挤的宿舍中,同那些陌生人过着家庭式的一起玩扑克,看电视,和美女打闹的温馨浪漫的生活,连转身都显得困难,每日拖着疲惫的身躯不知明天将会怎样,却也是从未有过的其乐融融时,在夜晚的时候,就会想起死回生窗外的月光,可窗外没有。

  故乡的月光,亮得晃人眼。以前并未发觉,只是那夜,半夜醒来,一轮皎洁的满月挂于苍穹,我受到震动,感觉亮如白昼,美仑美奂,似比太阳还耀眼,更加不可一世。看来认为月亮没有太阳亮是个误解。我翻了个身,准备再睡,却发现这一屋子的月光,即使你闭上眼睛,它也在晃你,干扰你的睡意,仿佛在嗔怪你对它的薄情刮义,我由此对它心生敬畏之情,女人啊,特别是美女,总是脾气很大的哦。

  古人吟咏月亮的诗词很多,今人淡化了许多。原因也许很复杂,但也可能很简单。古人可绝对不知道月亮只是个没有生命的星球,看着那圆得不能再圆的,明亮的,又有规律盈缺的月亮,想不怀疑那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都难,想不怀疑那么美的地方,没有嫦娥都难。于是古人很幸福,因为不了解月亮,没有打碎那幻梦而幸福,并为自已写出了那么多今人再也不朽的诗篇而更加幸福了,还为宇宙有那么多秘密没有解开而极端的幸福。我则可以在古诗里,体会古人浪漫畅想的情怀。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我小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古人思乡,今人,包括我,不大思乡了呢?也许全球化进程把人的距离拉近了吧,坐飞机,一天之内可以周游列国了吧。从李白时起,千百年来,中国人一想到故乡,就会想到月亮。因为这一轮明月,在千万里之外的两地,却是同一轮明月。除了月亮,还有什么呢?你看着月亮,想着那个人也在看月亮,那种思念,其实又怎能依靠月亮传递,于是内心就更加悲苦,甚至会埋怨起月亮来。八月十五,中秋夜,月圆人不圆。只能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了。

  有人想到月亮上去,这时不只停在看上,思上,已经想付诸行动了,于是有诗,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这直接导致了美国的阿波罗号登月。如果月亮上有人或神仙居住,是不是与热闹的凡尘形成鲜明对照相馆,异常清冷呢?这种本能的一厢情愿的假想,有时会被人坚定地相信事实也必是如此的。因为人有时相信感觉是冥冥之中谁在暗中暗示你,或是上天的旨意,或是甘种无形力量的结果,而这暗示,旨意,力量因为是暗示,神力,无形,不是明示,人力,有形,因而也就千真万确。反倒是那些苦口婆心,证据确造的真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假话。

  我看月亮,则有异乎寻常的感觉。

  也许是冬天吧,常常是日月同天,两者相距很远。我看着那月亮,不明白它为什么白天要出来,也弄不清太阳有什么美的。月亮那时候淡淡的,不如天蓝,我看着累,也就不看了。

  晚上观月,有时可以看见月亮外有一圈月晕,甚为惊奇。以为是神仙在练功,所以出现了那神秘的光环,不然,那光环为何与月亮同心,而且又同是那么明亮而漂缈。有时有云。去薄时,如轻纱,经月光一照相馆,就更轻了,更白了,伴着月亮,真是绚丽无比。云浓时,月亮时隐时现,云彩被耀得光怪陆离,这进我望着,看出它们似乎在角力,云遮月,月穿云,天空到像是战场了。月亮喷薄而出时,不大常见。记忆犹新的是,那个冬天,我和一群工人在木器石装木料,在汗水中,就看见月亮从山顶要出来。是满月,一点点露出头,半个身子,最后腾地一跃而出,血红血红的,而且比平时大,二三倍,真如血盘,我那时惊呆了。因为在那冬日的黑夜,这鲜艳的色彩,如同花朵,显然不同凡响。而我则认为,它在此时出现,是不是因为我当时的处境,从而产生了一种月人之间的互动,如果,月亮也有灵魂与感情的话。冬日看月,踩着碎琼乱玉,则清冷之上更加清冷,冷到心里,那时的月亮,才是真正属于心底的月亮。在那苍旷的山区,我感到博大之世界的无边与寂寥,感觉有泪涌出,就化成了点点月光,洒满了江河。

  喜欢月亮,甚过太阳,因为它不刺眼,让人心绪变得宁静。我想这是因为我的心绪常常难以宁静的缘故吧。我没有在月光下谈恋爱的愿望,因为恋爱是用不着月高在一旁观看的。没有恋人时,月亮就成了我的变人。多少亿年了,没有人类,就早已有了月亮。月光就是那样,永远那么冷静地,冷眼旁观着,人间变迁,沧海桑田,世态炎凉,狡诈欺骗,自命不凡,自不知耻。它分明有批评之意,但却一言不发,就那么以一地的月光,遮掩着那些苟且的勾当,让人们对这人间还有信心,还能看到希望。它就这样把清凉的光洒在要间,照亮夜行人回家的路。它永远都在天上。我躺在土炕上,看着这银色的月光泻进屋子里。在月光的包围中,慢慢重新入睡,第二天醒来,它已不在了。而我知道,它是永恒的,即使在今天它被人们知道是一个星球时,它也属于古代,而且更属于现代。我将永锭把这月光化成清凉的水啜饮,并永远珍藏心间。

  永远的月亮,永远的月光,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知道,我都会看见它。它分明是在让我冷静,清醒,警醒,并安慰我,告诉我,人不需要猖狂,只要这么像月亮一样,静静地看着,那些丑陋就自会现出原形,并找到不容身之处,并最后会得到应有的一场。我永远爱月亮,此生此世,来生来世,前生前世,我都永远爱这月光,爱这永远的月光。

  关于月光的抒情散文随笔:遍地月光

  遍地月光,特别是乡村的月光,才最真实。就像身边的油菜花,苦中带香,香中带苦。这几年,村庄的树越来越少了,人都越来越老了。像雪一样的槐花难得一见了,那些摘槐花的女子,也都一个个进城了。月光下瓷片一样破碎的往事散落一地,怎么捡都难以拼接完整。

  邻家的妹子不该动心,竟和与她同宗同姓的男孩子在一个月光遍地的晚上压倒了一片油菜花,且被妹子的哥哥发现了。那妹子害怕极了,当晚就消失了。家人发动全村人寻找,找遍了村庄周围的水塘,树林,深沟,枯井,也没有发现妹子的踪影。后来扩大了搜索范围,临近的村子,周围的集镇,再后来就是县城,省城,辐射着找,还是没有音信。有人说她死了,说在某某河边发现了女孩子的尸首;有人说失魂落魄的她,在县城的汽车站,被人贩子拐卖到了河南;还有人说,她跑到了南方一个工厂里打工,很卖力气,就是很少和周围人说话,也不和家里人联系,还攒了一大笔钱,在城市郊区买了房子,始终没有嫁人。打工潮涌起的时候,还有人传话回来,说是见过她。如今二十年过去了,也没有她确切的消息。

  那男孩可就惨多了,当时就被打个半死,他父母也一边哭一边骂一边心疼。可在那样的情境下,一点办法也没有。从此男孩一家的命运,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父母觉得无脸见人,男孩走到哪里都被投以冷眼。那场风波闹得乡里乡亲都知道,男孩子一辈子也没娶到老婆。

  去年春节,我回家看望父母,他见到我凄然一笑,脸上的表情是那样麻木,步子是那样蹒跚,四十多岁的人显得那样苍老。他的父母前几年接连离世,一个妹妹早就嫁人了,现在家里只有他一人,平时到外地打打工,春节回家给父母上上坟。从来也不愿和邻居说一句话,只是嗜酒如命,打工挣的钱,大多被他买酒喝了。

  我听小弟说,去年春节过后,他就独自一人去了城里的工厂,可就在三月的时候,他突然又从城里回到老家。我小弟好奇,有一个晚上悄悄跟着他,看见他手里好像拿着酒瓶子,踉跄着出了村子。月光如水,油菜花香满地。他走到了油菜地边,坐在田埂上失声痛哭,哭声悲泣哀伤。我小弟说他都跟着掉了眼泪。听完小弟叙述,我也感叹不已。那乡村的明月,那遍地的月光,你酿造了乡村的浪漫,也酿造了人生无穷的悲伤

  今年春节再次回乡时,我特意叮嘱小弟,给他送两瓶酒去。虽说酒入愁肠,对他无益,但他的命运,我一个城里中学的老师,又何以能改变呢?

关于 商务 项目 联系 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19 无痕谷(香雨娱乐)-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http://www.wuhengu.com)